1. <em id="yds7f"><acronym id="yds7f"><u id="yds7f"></u></acronym></em>
      <samp id="yds7f"><table id="yds7f"></table></samp>
      <dd id="yds7f"><noscript id="yds7f"></noscript></dd><button id="yds7f"></button>
      <tbody id="yds7f"><noscript id="yds7f"></noscript></tbody>
      1.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366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祁東土地強征“株連” 農村老教師含冤臨終

        [復制鏈接]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3-12-11 09:48:2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尊敬社會各界有良知人士:

          我叫周勛,男,1957年出生,現年57歲,家住祁東縣雙橋鎮同樂村一組。育有一兒一女,老伴及兒女均務農,我一九八零年畢業于湖南三師,同年參加教育工作,原任雙橋鎮同樂小學校長,小學高級教師,扎根基層,服務基層已滿三十四年。數十年來,我始終以教書育人服務社會為宗旨,教學成績顯著,所教學科在鎮縣舉行的檢測中圴名列前茅。個人累計二十八次門被評為縣、市優秀教師,多次評為立功人員,至今仍是數學學科帶頭人。撰寫發表了大量的教育教學論文及經驗總結。此外,我所教的學生遍布各行各業且精英倍出。熟知我自認為大半輩子埋頭耕耘在基層,以育人為樂,臨近退休時因政府土地強征受到“株連”。

          今年10月,祁東縣教育局將我免去同樂小學校長職務,調離至祁東磚塘龍溪小學任教。接到通知猶如晴天霹靂,所有的夢想都被一紙調令擊得粉碎,苦問緣由,縣教育局答復:你因在近幾年祁東南方水泥廠擴建征地拆遷過程中,沒有做好本村村民的思想工作,村民多次到縣、市、省、中央上訪,給縣委、縣政府造成?了不好的影響,所以要免去校長發配邊區。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師的評價和使用不惟教學成績,不問學生家長,而僅憑政府的征地拆迀工作推進不順而受株連。試問:我泱泱大國現是否有強征強拆才是政府工作核心,才是社會進步的唯一階梯?

          祁東縣政府因南方水泥廠擴建征地拆迀工作始于2011年,至今已有三個年頭了,計劃征地近千畝。但因當地政府拿不出省里中央的征地批文,同時與村民的征地補償、就業、安罝、養老保險等一系列問題未達成任何共識,故而久拖未決。

          近年來,祁東縣雙橋鎮政府為加快工程進度,多次動用警力、雇傭社會黑惡勢力到村里強征強拆,村民為保護家園奮起反抗。干群關系不斷惡化,拆遷矛盾不斷升級,村民進京上訪絡繹不絕。

          為緩解矛盾,鎮政府通過教管中心領導找到我,要求我回村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為顧全大局,我欣然同意,反復多次苦口婆心地勸說著左鄰右舍及家人,但效果不佳。最終迫于元奈,我擅自作主,以自己的名義代替妻兒和兄弟在政府擬定的拆遷協議書上簽字,表示同意和支持。這一舉動徹底激怒了家人和村民,不但未解決問題反而把我個人推到絕境。村民們認為我在外工作,在本村沒有田地,不能代表他們作任何決定,所簽協議無效,他們堅決不認可。老伴和兒女不滿我越俎代庖的侵權行為,對我心生怨恨,形同路人。如今,我回到村里如同一名犯人;有人指手劃腳,有人橫眉冷眼,甚至有人罵我是漢奸。面對家人和村民的指責,我以一名老教師對黨和政府忠誠的信念作支撐都可以忍受,可事情遠未結束。

          2013年9月29日,村民聽說衡陽市委書記李億龍要到祁東南方水泥廠視察,于是大清早就自發集會到水泥廠旁跪著等李書記解決問題,村民們苦苦跪等了大半個上午、結果卻沒能等來李書記。相反,把當地官員卻徹底得罪了。當時,雙橋鎮黨委書記王紳因在看到我老伴也在人群中,故對著我老伴和村民當場發下狠話:“我若不把周勛弄到西區去,我就是他生的,我就是他的崽!”

          王紳書記整起人來真是言出必行,雷厲風行!2013年10月12日祁東縣教育局召集人社局財政局等相關部門領導在縣教育局601會議室對我進行集體批斗,似乎我就是全縣人民的公敵,不打入十八層地獄誓不罷休。批斗完后當場宣布免去我同樂小學校長職務,調離雙橋鎮,發配到西區磚塘鎮龍溪小學,半個月內不去將作離職處理。

          因做群眾工作不力,免我的校長職務我毫無怨言,但把一名即將光榮退休的老教師發配邊區,原因僅僅是因為家里土地征收受株連,我無法接受、死不瞑目。磚塘鎮龍溪小學離我家六十多公里山路,途中要穿越雙橋、洪橋、風石堰、白地市、石亭子五個鄉鎮、沒有往來班車,每天來回都要騎二個小時的摩托車才能到達。有良知的各界人士均可試想:一個年近花甲,眼花耳背頭發斑白的農村老教師每天騎四個小時的摩托車跨越五個鄉鎮120公里山路上下班,這是怎樣的一個場面?又是怎樣的一種懲罰?對一個無辜的農村老教師來說,您們于心何忍啊!如果說一個普通教師因管不好自己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而追責,那么作為管理教師的教育部門是否也要逐級追責?

          關于我的撤職與調職是否緣起土地征收,在《瀟湘晨報》記者張祥對祁東縣政府辦副主任周謙和的采訪中,周明確表態“原因正是不配合征收”。(詳見2013年12月9日 《瀟湘晨報》A09版《不配合征收,小學校長被調離》)。當然,周謙和也對記者將我“是阻工行為的策劃者”。這絕對是為調動找借口,為“株連”找托詞!我希望尊敬的周主任及縣政府能拿出證據來,不要隨意一個主觀臆斷就冤死一個老教師!此外,我想反問周主任:把我調動至今2個月了,村民簽字了嗎?是不是調動后,征地工作就解決了呢?村民們的不滿和情緒仍擺在那里,本質原因是對征收補償不接受,即便縣政府將我逼死后,阻工仍然會繼續!

          以上就是整個事件的緣由。特請求社會各界有良知人士予以同情和支持平反,轉發相應部門、平臺、機構等為一個普通的農村老師平反伸冤,制止當地政府對我的迫害,恢復我的名譽和職務,調回原地工作并賠理道歉。

          否則本人誓死捍衛權益,討回說法!我已做好了犧牲個人性命來換回尊嚴的充分準備!如本人在維權過程中遭遇更為嚴重的“暗流”或迫害,這篇文章算是含冤泣血留在世上的臨終告白!算是用生命換回國家、政府對基層征地“株連”政策的再次反省和整改,杜絕再次發生,我方死而瞑目也!

          為謝!

          祁東縣磚塘鎮龍溪小學教師周勛

          聯系電話 15173483028

          2013年12月10曰
        分享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客服熱線
        18570345625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公司地址: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

        祁東社區,專注于祁東縣及周邊地區熱點資訊、房產信息及人才招聘動態,堅持為地區網民提供一個便捷的網絡服務平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5-2020 祁東人家   技術支持: Inkey同學 Licensed

        QQ| 站點地圖| Archiver| 手機版| 小黑屋| 祁東人家 ( 湘ICP備13009538號-1 )

        GMT+8, 2022-1-28 20:25 , Processed in 0.030205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鸭子tv国产在线永久播放